莫可奈何

When darkness falls【4】

“Toni!”看到那张熟悉的脸,罗伊斯忍不住小声惊呼。尽管有了两个活宝新朋友,但是稳重成熟的老乡还是让人倍感亲切的。

克罗斯上前紧紧地抱住了他,“你没事就好。”

内马尔和格里兹曼一脸八卦。

这时候内马尔看到了克罗斯身后的皮克和拉基蒂奇,他们也是一脸被闪瞎的表情,冲内马尔招了招手,“嘿,兄弟!”

内马尔跑过去给了他们一人一个熊抱。

 

这边罗伊斯和克罗斯还在叙旧。

“你怎么会过来呢,梅苏特说你们有人受伤了,在购物中心修整呢,情况还好吗?”罗伊斯不解。

“问题不大,是布兰特,他从R区回来的时候受伤了。”克罗斯淡淡道。

“那,莱……哈梅斯也和他一起回来了?”罗伊斯迟疑着问到,“他们不是一起去做实地考察做调研报告了吗?”

“你和哈梅斯很熟吗,突然这么关心他,”克罗斯反问,又说到,“他们的调研小组回来的路上出了点事故,死了两个人。”

罗伊斯的心一瞬间揪了起来。

“放心,波兰人活得好好的。”克罗斯说完就拎起罗伊斯的背包向外走去。

我又没有问他,罗伊斯忍不住歪嘴偷笑了一下,才跟着走了出去。

 

“我打算先和杰拉德他们回图书馆,基利安也在那,”内马尔小声说道,“马尔科,你准备去购物中心吗?”

“对,”罗伊斯点点头,“罗德里格斯也在那,你要去找他吗?”

格里兹曼马上踊跃举手,“我和马尔科去购物中心。”

“你不和我去找基利安吗?”内马尔问,“你的小老乡可能很想你呢。”

“别这么黏我,内。”格里兹曼正经道,“你去找你的旧情人,我去安慰孤独的哈梅斯,他现在被夹在经济学院和工程学院的那两帮人中间,肯定很煎熬。”

“你们安排好了的话就赶紧出发吧,现在不是闲聊的时候。”克罗斯打断了格里兹曼,问他,“你确定要和我们一起走?”

盯着克罗斯冰冷的注视,格里兹曼顽强地点了点头。

 

最终兵分两路,皮克和拉基蒂奇带上内马尔,开着一辆骚包的法拉利回图书馆再做打算,克罗斯开着SUV和罗伊斯带着仿佛是去春游的格里兹曼去和拜仁帮和皇马帮汇合。

 

到达购物中心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车灯明晃晃的灯光吸引了不少丧尸,克罗斯把车开到大楼的侧面,这里有一道铁栅栏,作为缓冲区可以很好地阻挡丧尸。有人帮他们把铁门拉开,等车开进后又迅速地关上。三人马上下车,二楼的平台放下了一把梯子,他们和刚刚接应的人先后爬了上去。

 

终于到达了安全的地方,罗伊斯才松了一口气,就听到有人用最他熟悉也最难以拒绝的语气叫他的名字。

“Marco.”那个“活得好好的”波兰人站在他面前,深邃的蓝色眼睛温柔地看着他,像是想要伸出手来摸摸他的头,又迟疑着放下了。

“不好意思我认识你吗?”罗伊斯直接走过他身边,对另一个男生打招呼,“嘿,Mats。”

胡梅尔斯伸手抱了抱他,“你错过了一次聚餐,差点就错过了一个世界。”

“看来下次的活动我都得积极参加了。”罗伊斯笑着说。

克罗斯对莱万微微颔首,算是打过招呼。

“这是你们遇见的新朋友吗?”胡梅尔斯示意在一旁津津有味地围观修罗场的格里兹曼,“朋友你好,我是工程系的胡梅尔斯。”

格里兹曼笑嘻嘻地打了个招呼。

 

一行人来到了商场的二楼,是日用品专区,为了不吸引丧尸,目光所及,只开了柜台收银处一盏灯,几个人围坐在那边不知道在做什么。

“Marco!”穆勒从人群中抽身,大力地拥抱了罗伊斯,“兄弟,还能见到你真是太幸运了。”

罗伊斯和格里兹曼一一和拜仁诸人打过招呼,面对棋牌室的热情邀约,罗伊斯委婉地拒绝了,格里兹曼则欣然应允。

“不过我得先去看看哈梅斯,作为RAND的大哥,我得去关心一下他。”格里兹曼说着,就看到了听到动静走出房间的哈梅斯。

“哈梅斯!”格里兹曼飞奔过五米的距离,给了他一个重重的拥抱,巨大的冲力把他直接撞到了墙上。

哈梅斯手忙脚乱地接住他,“你怎么会在这?内没和你一起吗?”

格里兹曼无语地松开他,刚想吐槽几句,就看到了他手腕上显眼的白色绷带。

“你受伤了?”

“没事,不小心被砸到了。”哈梅斯收回手,随意道。

虽然他说的漫不经心,但是已经可以想见他们的调研小组回来一路上的艰辛,因为他们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人,所以才这般奋不顾身。

“内呢?你们之前不是在一起的吗?”哈梅斯又问到。

一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格里兹曼这次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按照惯例,他会绘声绘色地讲述一下内马尔是如何坚定地抛弃了他们去见里奥·梅西,夸张地渲染一下他的无情无义,但是面对此时专注地看着自己的哈梅斯,他突然有些不忍心了。

“他去找基利安了,你认识的,他的直系小学弟,”格里兹曼随口胡诌道,“你也知道他是我的小老乡,现在一个人孤零零的,我就让内去帮忙看看。”

“你怎么不自己去?”

“你知道我和文学院那帮人合不来的嘛,内去了那他们也会照顾他的。”格里兹曼心累,“他过不了几天就会回来的。”

哈梅斯看起来还是不满他的解释,却没再多问了。

 

另一边,拒绝了穆勒等人的罗伊斯走到卫生间洗了把脸,虽然看起来云淡风轻,但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刚刚用了多大的力气才抑制住拥抱莱万的冲动。

“你可真傻,Marco。”罗伊斯低着头小声说道。

“看起来的确如此。”突然有人回应到。

罗伊斯吓了一跳,抬头才发现镜子里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另一个人,穿着骚包的条纹T恤,露出手腕处复杂的纹身,不屑地看着自己。

不知为何一看到他,罗伊斯就有点莫名地犯怵。

 

“Toni把你带过来的?”他一边洗手,一边漫不经心地问到。

“是的。”罗伊斯乖乖回答。

“你看着挺正常的,”拉莫斯直起身,“以后少跟工程学院那帮人混。”

“嗯……好的。”像被老父亲训斥警告别和不良少年一起玩的迷途少年,罗伊斯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对方满意地点点头,率先走出了卫生间,留下了战战兢兢的罗伊斯。

这时候格里兹曼来找罗伊斯,正好碰上了刚出门的人。

“卧槽!”格里兹曼吓得贴到了墙上,“怎么忘记了他们也在这。”

面前这位,就是令有着计算机学院交际花之称的格里兹曼望而生畏的经济学院另一风云人物,学生会扛把子,人送外号“水爷”的塞尔吉奥·拉莫斯。

拉莫斯瞄了他一眼,酷酷地走开了。

罗伊斯洗完手看到这幕,问:“你很怕他吗?”

“你不怕?”格里兹曼没好气地问。

罗伊斯心有余悸。

“我和他结过梁子,”格里兹曼道,“说来话长。”

格里兹曼其人,在有着一堆格子衬衫黑框眼镜程序猿的计算机学院是个异类,穿着时尚中带着怪异,还总是喜欢摧残自己的发型,因为有着不同寻常的口才,顺利地和他有着不同寻常气势的好友迭戈·科斯塔在一众理科男中脱颖而出,成为人才匮乏的学院辩论队的一把手。上一届校内辩论赛,他们俩率领计算机学院爆冷击败了夺冠大热门经济学院,事后,格里兹曼还在ins上po了一张拉莫斯给自己戴上皇冠的漫画,引发了热议,据说拉莫斯当时就炸了,每天带着学弟在学校机房蹲点,又一次次不慎走漏风声让格里兹曼侥幸逃脱。

“别忘了他那伙人里可有两个我的老乡呢,”格里兹曼得意道,“内他们还说要筹钱给我买保险,结果根本没用上。”

罗伊斯被格里兹曼逗乐了,转眼又忘了重遇前男友的尴尬。






水爷充满了时髦气息的衬衫

格子在欧洲超级杯后发的图,可以说是非常皮了

When darkness falls【3】

  

    “嘿,”碟子上看起来十分奇异的三明治打断了罗伊斯的思考,内马尔催促他,“赶紧尝尝我的手艺。”

    格里兹曼瞄了一眼,“内,你确定这不会吃死人吗?Marco可没有哈梅斯和迪比那么好的肠胃。”

    “说到肠胃,”内马尔问格里兹曼,“你之前不是说想上厕所吗?”

    “拜托,”格里兹曼翻了个白眼,“等你回来我早就尿裤子了,方便又不一定要在厕所里。”

    罗伊斯觉得原本就潦草的三明治变得更加难以下口。

    “你的脚踝是怎么回事?”他决定转移话题以便进食,“是打丧尸的时候受伤的吗?”

    “哈哈哈哈,”没等格里兹曼回答,内马尔就大笑着说,“他是庆祝堡垒之夜胜利的时候伤的,你知道吗,就是那个贱兮兮的动作?然后他左脚踩到了地上的水瓶,就把脚给扭了。”说着他模仿起了那个经典的一只手作手枪,一只手放在档上,身体还晃来晃去的姿势。

    “我知道,”罗伊斯也不由自主地笑起来,“不得不说,它看着很讨打。”

    内马尔和罗伊斯默契地击了个掌。

    格里兹曼气得喝了口啤酒,“你完全没有做出它的精髓。”

    内马尔无谓地耸了耸肩。

 

    三个小伙子在914打游戏等着救援部队来临,但是一向准时的德国人直到七点半还没有出现。

    “他们遇上点麻烦,被堵在学校附近的商场里,有人受伤了,目前腾不出人手来接我们,估计还要等明天。”罗伊斯挂断厄齐尔打来了电话后说,“他们说那里有充足的物资,建议我们在那里汇合。”

    “等格子的脚好了我们就出发吧,”内马尔说道,“宿舍楼下就是食堂,是丧尸的一个聚集地,但是我们出发去购物中心就必须经过那里。”
    "其实我的脚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格里兹曼补充道,"不过还是需要你们保护我。"

    “我们可以开车去,”罗伊斯提议,“停车场的入口在宿舍区后面,我们绕过三号楼就可以进去,然后从食堂右边的出口开出去,直接去购物中心。”

    “你们谁有车吗?”格里兹曼插嘴到。

    空气安静了一瞬。

    “迪比的车钥匙呢,我记得你上次把他的兰博基尼开出去泡妞了。”内马尔问到。

    “我借给Paul了,他前几天带他们医学院的新生去海边别墅开轰趴,说要借去撑场子,而且那正好配他的新发型。”格里兹曼回忆到,“他不是还拍了一个合集上传到ins上吗?”

    身为校广播DJ的博格巴一生放纵不羁爱烫头,被台长厄齐尔收拾过几次都是承认错误,坚决不改。校报出过一期《视觉不能承受之重——不是每个人都叫贝克汉姆》的专题,投票让大家选出最爱折腾自己头发的校园名人,博格巴一骑绝尘排在榜首,分获二、三位的则是罗伊斯面前这两位,他们俩的好基友迪巴拉也因为一头惊世骇俗的银发也榜上有名。

    “其实Marco的发型也不错,就是发胶抹得多了点,有点像羊驼。”格里兹曼对这个不知道怎么被提到的话题探讨得兴致勃勃,“如果你下次要剪头发,可以直接联系我,我和内都是‘丝蕴含情’的会员,Paul还是那的股东,报我的名字,第一次消费可以免费。”

    “这个……暂时不用了。”他忙不迭拒绝了。

    “说回正题,没有车的话,我们该怎么逃出去?”罗伊斯把话题重新拉回正轨。

    “再想想,你们认识有车的人,并且车是停在这个车库的吗?”内马尔说到,“钥匙可以在这栋宿舍楼找。”

    “我想到了,齐达内教授,他虽然不住学校,但是他的车会借给他经济系的学生开,不知道他们在不在宿舍里。”格里兹曼苦恼道,“但愿不在,从他们手里拿钥匙一定比赤身裸体穿过食堂还可怕。”

    “我问问,”内马尔拨了一个电话,“Marcelo?我很好,我没事,现在和格子在一起,对,我们在南区二号楼,我想问问齐达内教授的车钥匙在你们谁那?我们想从这开车去购物中心。”

    罗伊斯和格里兹曼无聊地听着他们的寒暄。

    “不会在拉莫斯那吧,”内马尔问到,同时格里兹曼急忙撇嘴摇头示意他如果在拉莫斯那就算了。

    “哦,在本泽马那,他出城去了?”内马尔摊手表示钥匙已经不在宿舍了,“好吧,我没事,你和你的同学在一起吗,你们也去购物中心了?”他幸灾乐祸道,“拜仁那帮人也在那,你们别打起来,打起来动静也小一点,我们还指望去那避难呢。”

    终于挂了电话,内马尔告诉他们,“钥匙在本泽马那,他之前开车去城外送东西给齐达内,还没回来。”他对格里兹曼抱怨,“你的法国老乡真不靠谱。”

    不多时,内马尔又接到一个电话,是他俱乐部的好友皮克,格里兹曼让他开了免提。

    “内,你现在在哪?”皮克那边显得空旷又安静,甚至还产生了回音。

    “我在南区二号楼,和格子,还有一个新朋友罗伊斯。”

    “我和里奥他们现在在图书馆,我们马上派人过去接你,兄弟撑住。”皮克道。

    “别了吧,这边丧尸可多了,尤其是食堂,”内马尔拒绝道,“难道你要骑电动自行车过来拯救我吗?”

    “我们在院楼这边找到了几辆车,”虽然看不到皮克的表情,但内马尔感觉他一定翻了个白眼,“我们在三号楼背后的停车场入口等你们,十分钟后到。”

    “行了,救星来了,走吧。”罗伊斯背上行李,又往里面塞了几瓶水,随意道,“诺坎普那群人还真是刻苦,逃难还去图书馆收集精神食粮。”

    “他们学院原本过几天要举办一个演讲比赛,学生会干部聚在那边头脑风暴讨论最后的方案呢,谁知道发生意外被困了,”内马尔也背上包,“图书馆除了饮料售卖机可就什么都没了,不知道他们这两天怎么过的。”

    “担心你的前男友了?”格里兹曼凉凉道,“梅西可是文学院团宠,皮克他们就算啃书也不会让他饿着的,倒是哈梅斯,还被困在另一个区苦苦挣扎呢,他更需要你的关心吧。”

    内马尔第一次没有回答格里兹曼的吐槽,默默背上包,戴上了棒球帽。

    罗伊斯有点不清楚现在的情况了,UEFA另一个风云人物梅西竟然是内马尔的前任,而他的现任格里兹曼在吃他关心前男友的醋的时候,还调侃他和工程学院小院草的关系。

    风中凌乱的羊驼觉得自己需要一张人物关系脉络图。

 

    头脑混乱的后果就是差点变成丧尸的晚餐,罗伊斯被格里兹曼拉开的时候吓出来一身冷汗,刚刚那只剩半边脑袋的丧尸扑过来的时候他虽然用棒球棍挡了一下,但是巨大的蛮力还是让他差点支撑不住被咬到手臂,幸好格里兹曼一把拉开他然后用匕首直接插穿了丧尸的头。

    他随意地抹了抹溅到脸上的血,关切地问到,“你没事吧?”

    罗伊斯沉默着摇了摇头,道了声谢,握紧了手中的球棍。

    “和电影里一样,对付这些怪物只有爆头才有用。”格里兹曼小声对他说,“刚刚给你的水果刀才是最重要的武器,不过考虑你还不习惯,所以先用棒球棍自保,我和内负责解决他们。”

    他们已经走到二楼,这时候走在最前面的内马尔回头做出一个嘘的手势,示意他们安静,然后指了指下一层的楼梯,穿着宿管制服的丧尸正在啃食一只手臂,不小的动静让这一层的声控灯亮了起来,但是还是看不清一楼有多少丧尸。

    三人慢慢退回上面一层的拐角处,内马尔拎起被啃了一半的手掌,扔到了那只丧尸的下方,瞬间吸引了一楼几只丧尸的注意,粗略看来至少有五只。

    “靠!”内马尔无声地骂了句脏话。

    三个人眼神和手势交流无果,最后简单粗暴地决定,硬闯。内马尔把外套的拉链拉开,露出里面的耐克T恤,“Just do it.”

    说起来确实非常简单,做起来……也意外地十分顺利。

    三个足球队出身的小伙子,虽然头脑上可能有所欠缺,但是论武力还是不容置疑的,把最后一只丧尸解决掉之后,罗伊斯终于找到了末世里的乐趣。

    “太刺激了吧,简直就是开了VR模式打游戏。”罗伊斯举起自己的球棒,“好兄弟,以后就靠你了。”

    内马尔和格里兹曼也笑着看他,突然,他们的脸色变了,“Marco,你身后——”

    罗伊斯反射性地转身,差点和一只长发丧尸来了个亲密接触。

    “Fuck off.”他和它腐烂的脸只有10厘米的距离。

    避闪不及的刹那,一把匕首从丧尸的后面稳稳当当地插入了它的脑袋,接着它就像一具真正的尸体一样倒下了。

    罗伊斯冷汗未消,抬头就看到了他刚刚的救命恩人。

    “嘿,Marco.”他笑着对他说。

    格子标志性的庆祝动作,不得不说,真的很欠揍,这个动作的含义是“Take the L”就是"Take the loss",接受失败的意思,有很多人因为这个批评格子,其实我觉得他只是太爱玩了,妥妥的中二少年。

  关于发型的问题,马儿和格子就是仗着脸好看整天乱搞,迪比也曾经迷失过,染了一个蜜汁银发(还我的邻家小奶狗啊喂)。

  还有无意中发现的托妞和小贝(发型很奇怪但是依然)帅到炸裂的图。

When darkness falls【2】

    #仍然ooc警告
    #我最喜欢的两个球员会师啦
    #新人物上线,主副cp也会慢慢登场


    直到那位名字过长的棕色皮肤男孩在他的沙发上坐下来,罗伊斯才手忙脚乱地把门关上了。

    “不请我喝点什么吗?德国啤酒?”他笑着问罗伊斯。

    “事实上我很久没出门,冰箱里已经没库存了。”罗伊斯拿出一瓶纯净水扔给他,“你来撬我宿舍的门是来找吃的吗?”

    “当然不是,”男孩扔着瓶子玩,“是朱利安让我来找你的,他说你一个人被遗弃在宿舍身心寂寞,我又怕你已经变异了,所以只好偷偷溜进来。”

    “你认识小魏?”罗伊斯不解,“你不是法学院的吗?”

    “小魏?你们是这么称呼他的吗,我们给他起的外号是兔子。”

    “兔子?”罗伊斯歪歪头,“哦,你的同学是德拉克斯勒吗?”

    “难道还有别的朱利安吗?”男孩嘟囔着,“所以说你们德国人的名字一点创意也没有,不是马里奥、朱利安就是各种罗和斯。”

    “名字那么长的人没有权利说这句话吧,”罗伊斯争辩道,“内马尔·中间名太长了记不清·儒尼奥尔先生。”

    “是内马尔·达·席尔瓦·儒尼奥尔,”内马尔喝了口水,“我的名字已经不算长了,你认识一个名字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多斯·桑托斯·阿维罗的吗,我怀疑他自己都记不下来。”

    罗伊斯当然听过这个名字,大名鼎鼎的克里斯蒂亚诺,是整个UEFA的传奇,也是绯闻风波的中心,“比聚光灯还闪耀的天才”、“美黑素也无法掩盖灵魂的光彩”、“既是天生丽质也是天生励志”,和他交往过的人数几乎和他在各项大赛中获得的荣誉一样多,两者的数量都令人咋舌,哪天的校报上要是少了他的名字你会怀疑你穿越了。在UEFA每年颁布的优秀学生代表名单中都位列前茅,榜首的位置只在他和文学院的梅西手里交换,曾经是经济学院的学生会主席,不过今年考研莫名其妙地去了设计学院,引起了轩然大波,在校报上占据了十几天的头条,仍然热度不减,其中一篇《封神伯纳乌》的稿子还在罗伊斯的专业课"新闻发现与写作"上作为范文被提及了。

    “在UEFA,没有人不认识他吧,”罗伊斯回想起被这个名字支配一个多月的恐惧,“不过你也算是挺有名的了,我好像在广播里听过你写的歌。”

    “是吗?!”内马尔琥珀般的双眼顿时更亮了,“那是我写的歌,但是广播里不是我唱的版本,是我的朋友哈梅斯,他们说我的音色不适合那首歌,不过安东尼和校广播台的DJ博格巴商量了好久,最终还是让我和音了。”

    “哦,我想起来了。”罗伊斯之所以听了那一期的校广播,就是因为厄齐尔,后者是广播电台的台长,听说那期节目让他心力交竭甚至产生了辞职的念头,罗伊斯才幸灾乐祸地特地和他一起听了,全程厄齐尔都是生无可恋,罗伊斯则听得津津有味。

    “对了,我说怎么忘了好像什么事。”内马尔一拍脑袋,“安东尼还在楼上呢,你能陪我上去把他扶下来吗,我们那一层停水了,他憋着连厕所都没上。”

    “……当然。”罗伊斯突然对那位未曾谋面的安东尼同学产生了同情。

   内马尔出门前还是笑嘻嘻的,听说罗伊斯一点正面面对丧尸的经验都没有就一脸正经了,“放心,哥罩你。”说着他把那瓶水塞到了罗伊斯手里,“有丧尸,就拿这个抗一会儿,喊三声内少,等我来救你。”

    罗伊斯同情的对象变成了自己。

    内马尔是从九楼下来的,他们选择了从楼梯上去,内马尔说电梯停下时发出的声音会吸引丧尸。

    他们小心翼翼地沿着楼梯走上去,偶尔会踩到鲜血和残余的肉渣,天呐,罗伊斯此时才有身临末世的实感,他皱着眉头忍受血腥的气味和鞋底滑腻的触觉,抬头看到内马尔同样一脸嫌弃的表情,又憋不住有点想笑。

    一路无事,他们顺利地到达了914,内马尔快速地敲了一下门,然后把头贴到门上,罗伊斯见状也有样学样地弯下了腰。

    “天王盖地虎。”门里面传来了声音。

    罗伊斯:“……”

    “格子一米五。”内马尔小声回应到。

    “暗号错误,拒绝进入。”

    罗伊斯翻了个白眼,看来他低估了这位安东尼同学的膀胱容量。

    “看我大Grizou。”内马尔也翻了个白眼,无奈地答道。

    门开了,棕发蓝眼的男孩冲他们招手,“快进来,别把丧尸引来。”

    “要是哪天我在门口被丧尸咬死,你绝对就是罪魁祸首。”内马尔不满地对他说到,“每次的接头暗号都引起我的良心严重不舒适。”

    面容英俊的男孩没有理会内马尔的抱怨,他冲罗伊斯伸出了手,“你好,安东尼·格里兹曼,计算机学院的大三学生,很高兴认识你。”

    “你好,马尔科·罗伊斯,来自新闻系。”罗伊斯也露出了标志性的歪嘴笑。

    “安东尼,拿点吃的给马尔科,他已经在宿舍饿了两天了,都是靠喝矿泉水过活的。”内马尔随口道,拿起游戏手柄,看向罗伊斯,“来一局FIFA?”

    “为什么你们俩在这打游戏,我却要去做饭。”格里兹曼摊手。

    “我这不是在招待客人吗,”内马尔灿烂一笑,“亲爱的,客人还饿着呢,你还愣着干嘛?”

    格里兹曼冷冷道:“亲爱的,你是不是忘了,我的脚踝扭伤了,你忍心让我去做家务吗?”

    “做饭靠的是手,不是脚,更不是嘴。”内马尔说着,仍是不情愿地站起来去厨房了。

    “好了,我们俩来打FIFA吧,你的水平怎么样?”格里兹曼兴奋地跃到沙发上,拿起内马尔扔下的手柄。

    “还不错,”罗伊斯迟疑着问到,“你和内马尔,你们俩,是那种关系吗?”

    “啊?什么关系?”格里兹曼专心地摆弄着游戏角色,漫不经心地答道,“对啊,他就那个样子,明明爱我爱的要死,还不肯在别人面前表现出来。”

    罗伊斯想到了自己的前男友,他们交往的时候,和内马尔格里兹曼是完全相反的状态,相比他们的打打闹闹,他是被宠溺的一方,只用享受他给的温柔。想到这里,他又拿出了手机,打了99通电话的人没有再打过来,应该是从穆勒他们那里得到了自己的消息,但是最新的一条短信是他发的。

    “好好照顾自己,等我。”

    罗伊斯想,他总是这样,让他那么伤心,又让他那么动心。

【主豆腐丝/宽歪 多CP】When darkness falls【1】

# ooc警告
#丧尸末世设定
#目前涉及cp宽歪,豆腐丝

  罗伊斯醒来时的时候,宿舍一片漆黑,长时间的睡眠让他的脑袋昏昏沉沉,他拿起床头的闹钟,时间是中午十二点二十五分。
  拉开厚重的窗帘,阳光让人睁不开眼,罗伊斯的宿舍在六楼,附近就是食堂,他往下看一眼,这个点应该正是同学们吃完午饭回宿舍的时候,但是路上空空荡荡的,没有一个行人,秋风吹起了地上的落叶,他此时恍觉,整个世界安静得可怕。
  手机已经没电关机了,刚刚充上电开机,就有无数条信息和未接电话记录涌进来,大多来自他新闻系的同学,德国老乡,还有前男友。
  他挑了自己舍友的号码回拨过去,四秒后就被接通了。
  “该死的,Marco,总算联系上你了。”厄齐尔气急败坏道。
  “发生什么事了吗,我只不过在宿舍睡了两天。”罗伊斯走到卫生间冲了把脸,“为什么突然全世界都在找我?”
  “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厄齐尔震惊道,不过又很快镇定下来,“你现在不要出门,在宿舍好好待着,无论看到外面发生了什么都不要出去,我现在和Mats他们在一起,马上就过去找你。”
  “不行,我有点饿了,得去超市买点东西吃。”罗伊斯问,“你怎么会和Mats他们在一起?聚餐吗?”
  “对,前天晚上同乡会聚餐,”厄齐尔答道,“等等,不能出去Marco,我是很严肃认真地在告诉你,不准出去。”
  “好的好的,知道了,”罗伊斯想把他老母亲般的室友糊弄过去,然后他听到了那边传来的另一个声音。
  “Marco。”
  “Toni?”
  “是我,Marco,现在外面很危险,你千万不要随意出门好吗?”
他从来没听过自己的德国同胞这么温柔的语调,于是不由自主地答应了,“好的。”
  “你可以透过窗子看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但是不要总是站在窗前,我们晚上七点会去找你,在此之前无论谁敲门都不要开门。”克罗斯嘱咐他。
  挂了电话,罗伊斯又翻了翻通话记录,最上面的未接来电打了99次,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拨回去。他总有办法知道我的情况的,他赌气地想着,让他再着急一会也好。
  十分钟之后,罗伊斯就无暇顾及这些儿女情长了,他终于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说单纯的丧尸游街还可以看做是恶作剧的话,体育器材室保管老师在他眼前被生吃活剥就绝对是真实的了——在当体育委员的一个学期里,因为和Mario还迟足球大概被他骂了120次,他是绝对不可能配合厄齐尔他们来戏弄自己的。
  看到如此惨不忍睹的景象,他为那位老师默哀了一分钟,然后把拍下了混乱的街道,发给了他手机备注里是sunny的好基友。
  “天呐,那是体育器材室的老师吗,总说我们俩不像德国人那个?”对方马上就把电话打了过来。
  “是的,他刚刚在我面前被挖走了肺和心脏。”罗伊斯心情有些沉重。
  “我记得他总抽烟来着,他的肺肯定很不好了,丧尸们还真不挑食啊。”
  “死者为大,Mario。”罗伊斯轻声说,“我们不知道能生存多久呢?”
电话那头隐约传来胡梅尔斯的声音,“Mario Götze,打电话的声音麻烦小一点,你就不能另外找时间进行你的社交生活吗,我们现在是在被丧尸包围的饭店里,不是被美女包围的海滩上。”
  “我是在和Marco打电话,他感受到了一个人的恐惧,需要人开解和安慰呢。”格策反驳到。
  胡梅尔斯顿时安静了,“好好说话,被吓他。”
  “好的,”格策得意地说,接着他小声地向罗伊斯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他们是怎么和两只服务员丧尸锁在一起,度过一个KTV惊魂夜的,“幸好Thomas他们是工程学院的,还有两把刷子,直接撬开了包间的门,然后我们就逃回了饭店里,幸好晚上这里没什么人,不过外面的大街上可多丧尸了,简直比欧冠冠军游行时的人群还要密集。”

  刚吃到一半的面包也没有胃口再继续,罗伊斯二十几年的世界观被颠覆了,几天前,他还在为课程论文熬夜爆肝,甚至为此拒绝了和老乡们出去嗨,几天后,他就被告知世界末日来了。
  “我的论文白写了啊!”罗伊斯仰天长叹。
  无论再怎么悲伤,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的,吃完了冰箱里快过期的面包和干瘪的水果,他开始想念牛排和土豆泥了。

  行李很快就收拾完了,事实上,罗伊斯觉得实在没什么东西在末世是有用的,而最重要的食物,也是此刻宿舍里最缺乏的。当他在为要带几瓶发胶犹豫的时候,门口传来了细微的动静。
  他看了看手机,才晚上六点半,他自诩十分严谨的德国老乡们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那么是谁呢?
  他蹑手蹑脚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到了一个反扣帽子的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弯着腰不知道在干什么。
接着,罗伊斯看到门把手动了一下。
  “卧槽!”
  他刚想把门锁上,门就从外面被打开了。
  罗伊斯被甩到了墙上,高挺的鼻梁被门不轻不重地撞了一下。
  擅闯宿舍的陌生人急忙把罗伊斯扶了起来,不好意思地问到:“你还好吧。”
  罗伊斯泪眼汪汪地站起来,“你被门哐当敲一下试试,看你好不好。”他擦了擦眼睛,终于看清楚了这个不速之客。
  “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他对眼前的人有模糊的印象。
  “这句搭讪有点过时了,不过你让它仍然令人心动。”陌生的男孩摘下帽子,伸出手,“你好,我是——”